[]

出于对场景的类比联想,罗南忽然记起,他见过一种说法,大意是:对程序员来讲,只要程序跑起来了,就不要再动它,不管后台代码是多么荒诞丑陋。

不再动它是不可能的。

事实上,罗南自从编辑出了这个表面勉强光鲜,内里一塌糊涂的作品之后,就一直不停的摆弄它。尝试利用编辑器的错误提示功能,把这个糟烂玩意儿,调整到勉强能看的地步。

普通观察层面的厚马赛克都懒得说了,放大到星球级别,近于宏观尺度,细看仍然辣眼睛。

是罗南对“地月系”的观察不够细致吗?

显然不是。

在罗南“大坐标系”观想模式下,特别是与磁光云母共享感知后,他所见到、剖析的绝不只是单纯的“地月系”,还包括与本地时空密切接触的多个位面,以及它们之间的复杂作用关系。

但他所见、所知的这些,已经突破了他常用语言的边界,怎么描述都差着意思——母语是缺乏该领域对应的精确义项;礼祭古字则是运用生硬,错漏百出。

唯有以构形、超构形的结构图式,可以代替语言思维工具,做相对精准的描述。

这般情形下,罗南还想着从错误细部着手,修葺裱糊,所以不出意料的……

崩掉了。

讽刺的是,他后面这些改动,似乎还在物理上有些实质意义:模拟器中的地月系,在骤然出现、横过太空的时空波纹中湮灭,虚空结构扭曲,星体瞬间崩盘,视觉效果一流。

罗南眼皮跳了跳,也没有什么沮丧感觉。再焦躁的心思,在近几个月“手搓时空”的过程中,也差不多给打磨干净了。

他只是习惯性地将错误“代码”做了备份,再从头来过。

说起来,这种方式倒是比“手搓时空”简单得多,耗费的精力和能量,差距不可以道里计。

也就是罗南没有办法将雾气迷宫那种颠倒复杂、粉碎错乱的场景复现到模拟器中,否则战场时空的进度,必然会大幅提高。

枯燥的重复重复再重复,持续的崩溃崩溃又崩溃,罗南并不觉得累,也没觉得这个过程有多么难熬。可是,地球人类共同约定的时间流速,并不会因为他的内在感觉而放缓。

瑞雯乖巧,罗南陷入长考,她就静静坐在一旁发呆,不急不燥不打扰,但架不住别人要找。

半晌午的时候,莫雅打电话过来,劈头就问:“你给瑞雯安排了节目?”

“啊?”

从不断创造、毁灭地球的进程中抽身出来,进入到一口气只能吹起灰尘的现实世界,想要快速适应,也是挺困难的一件事。

罗南糊涂,莫雅干脆转成了视频通话模式。

能够看到,她目前正在一间会议室里面,好像刚刚散会,杯子什么的都没收拾,除她以外再无别人。

她正将摄像头对准桌面上的显示屏,画面有些变色,但还是能够清楚看到上面显示的电子文件,以及正规的公章和签名。

“环球映像向公司发来了片约,希望瑞雯能够参加他们旗下的一档电视节目。”

“环球映像?”

罗南信手搜了一下,怪不

得有点耳熟,这是一家很权威的传媒集团,总部在蒂城。

它的前身是三战前某个传媒巨头,于战后重组,旗下某电视公司的经典节目“全球现场”,是个能在二十一世纪末,把传统新闻节目全球收视率推到10%的怪物。

嗯,据说这家传媒集团和星联委关系密切,总能得到第一手信息,几乎是半官方发言机构了。

“不是你安排的?”莫雅显得有些意外,“我以为这种能砸死人的馅饼,是专属于你一个人的恶趣味呢。”

“不是我安排别人,那就是别人想安排我呗。”罗南信口自嘲,说话间已经把文件信息看清楚,“人物现场?为什么不是全球现场?”

这话当然是开玩笑的,以节目性质而论,如果“全球现场”这档节目报道瑞雯,大概需要她带着百万粉丝跑去示威,或者声称竞选夏城执政这种程度。

相比较而言,“人物现场”这种听上去像是深度报道、又像是无脑蹭热度的类型,八卦一下新晋的硬核大网红,倒也沾得上边……

不过,再仔细看一下内容,罗南就奇怪了:“只是做现场嘉宾?那是干什么的?”

罗南嘟哝一声,很快又觉得,以他对这个节目的贫乏认知,也没有资格置喙什么,还是要多了解一些情况才好。

正说着,又有一个电话打进来。由于占线,对面自觉挂断,很快又通过另一种方式接入:

“先生。”殷乐通过渊区血魂寺,与罗南联系上,恭恭敬敬,称先生而不名,“环球映像那边……”

罗南意念横在前面:“是环球映像邀约瑞雯事儿?”

“您知道了?”

“莫雅刚给我说。”

“哦,那是在正常层面,这里有些消息,关于这次邀约的……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