太上皇似是没看到那些闯入的人,把印玺随手丢给海公公,自己拿起新鲜出炉的敕旨,吹吹还没干透的墨迹。

然后,笑眯眯地递给宁平公主:“给。

宁平公主显然没太上皇这般好定力,接旨的手都在颤抖:“谢……皇伯父……”

由于殿中的人都太淡定,反而是闯进来的御林军有些慌,不知是该进还是该退。

太上皇眼皮一抬:“谁给你们的胆子,来闯孤的坤泰殿?”

那些御林军分开两列,一人从御林军簇拥中走出来。

只见五皇子司瑭身穿金色甲胄,身后披着红色披风。

明若眨巴眨巴大眼睛,今天天气闷热,穿披风不热吗?而且,这装束确定是来‘打仗’的?如此‘光彩夺目’,是来当活靶子的吗?

太上皇好整以暇地看着五皇子,司瑭倒是还算恭谨:“孙儿参见皇祖父。

“今儿是什么好日子?带这么多人来看孤?”太上皇懒洋洋地靠在宝座上。

“孙儿恳请皇祖父下旨,册封我为新帝。

”司瑭说得理直气壮。

“唔?”太上皇很惋惜地摇摇头,“你都被贬为庶人了,就算皇帝轮流做,也轮不到你啊……”

司瑭微微抬了抬右手,刚才冲进坤泰殿的御林军,都上前一步,手中刀剑闪着银光。

太上皇连个眼神都懒得给这些人:“你以为就这些虾兵蟹将,能制住孤?”

“皇祖父,您应该听说过蚀骨香吧?”司瑭脸上露出志在必得的微笑。

“你父皇没教过你,别人用过的招数,不能再用吗?”太上皇也不用司瑭回答,自言自语道,“看你这蠢样子,估计教了也学不明白。

“既然皇祖父如此固执,就怪不得我了!”他身后的御林军便挥着剑冲过来。

隐在暗处影卫还没来得及出手,那些御林军就一个个倒地不起,脸色变成青绿色,一看就是中了剧毒。

(明若小仙女:大家都是文明人,打打杀杀太过血腥暴力,咱们君子动毒不动手哈。

司瑭见自己带来的人,是这般惨状,连忙后退数步,生怕自己也中了毒。

太上皇不动声色地看向司皓宸,用眼神询问:“这是你搞的?”

司皓宸微微颔首,太上皇眼中的赞许之色更甚,转而冷冷地看向司瑭:“还有什么后手,都使出来。

再不使,可就没机会了。

司瑭转身跑出大殿,看到院中满是自己带来的人心中大安,高声道:“兵分两路,火攻坤泰殿和东宫。

“是。

”院中兵将齐齐应声。

还没来得及把事先准备好的火油和木柴搬上来,只听‘刷’‘刷’‘刷’一阵声响,宫墙四周涌现出里外三层弓箭手,将五皇子和他带了的人,围得密不透风。

太上皇款步走出大殿,看着院中反叛的御林军:“放下兵器,可免一死。

负隅顽抗,格杀勿论!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